關鍵字
    當前位置:江蘇景來律師事務所 --
 
游走于法律邊緣數年

發布時間:2020/6/2 15:51:40  新聞類別:法治動態 點擊次數:6

又一私廚外賣平臺離場


最近,新經濟公司的公墓上又新添了一塊墓碑,碑文只有四個大字:回家吃飯。


“回家吃飯”是一家私廚外賣平臺。5月28日,從用戶收到的短信可以看出,“回家吃飯”將于6月1日起停止運營,在此之前可以辦理退款申請。




可能很多人都沒聽說過這家平臺,但在創投圈,“回家吃飯”可謂一家明星企業。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早在“回家吃飯”創立時,就獲得了天使投資人王剛的百萬融資,接著王剛的好友朱嘯虎加入,再投百萬美元。一年后徐新的今日資本入局,完成B輪融資。


我們知道,王剛投滴滴大賺一筆,朱嘯虎投的餓了么被阿里收購,徐新當年的押寶更是成就了今天的京東。能同時得到三位大佬的青睞,“回家吃飯”的開局可以說是一手好牌。


然而,這六年來“回家吃飯”一直不溫不火,投進去的資金就像丟進大海的石子,響聲都沒聽見就消失地無影無蹤。經營多年未果,最后只得黯然離場。


有些模式,可能從一開始就注定是個錯誤。




把閑置的廚房利用起來


2014年,正值共享經濟大爆發,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等共享產品層出不窮,主打“共享廚房”的“回家吃飯”也順勢成立。


所謂共享廚房,就是通過挖掘廚藝達人,以配送、上門自取等多種方式,為忙碌的上班族和不愿下廚的年輕人提供家常菜的平臺,可以理解為一種“家庭小作坊”的專屬外賣平臺。




共享經濟的本質,是利用互聯網將社會閑置資源進行整合,并加以再利用。作為“共享家族”的一員,“回家吃飯”建立的基礎便是千千萬萬家庭中“閑置”的廚房。


餐飲業的門檻并不高,飯店的菜和家里的菜沒有本質區別,看過各種美食博主的朋友們都知道,一般餐館里的菜其實家里也能做,而家庭廚房在大部分時間是閑置的,因此便有了很大的利用空間。


任何創業項目都是要解決問題的,“回家吃飯”解決的就是做飯和吃飯的問題。


對于吃飯的人來說,一個地方的外賣點多了,難免會顯得單調,吃來吃去都是那幾個味道。越是如此,就越想念有“家的味道”的私房菜。即使價格不便宜,偶爾嘗嘗鮮也是不錯的。


對于做飯的人來說,一手好廚藝有了變現渠道自然再好不過。而且有的獨居的人一次做少了不劃算,做多了又吃不完,“回家吃飯”剛好能消耗掉他們“生產過剩”的飯菜。


的確,“回家吃飯”對社會有一定的貢獻。據網友評論說,他們家里的老人平時閑著沒事,又做不了別的工作,上“回家吃飯”當廚師,一個月不僅能賺一兩千塊錢,還能解決他們自我實現的需求,可謂一舉兩得。


但是,“回家吃飯”的模式也有硬傷所在。每家的廚房環境不同,每個人做菜的方式也不一樣,這就意味著“回家吃飯”無法標準化,越不過法律這道難關。




游走在法律邊緣


“回家吃飯”遇到的最大問題,是法律上的資質問題。


2016年7月,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了《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正式將網絡食品交易平臺納入監管范疇。其中明確規定通過第三方平臺交易的食品生產經營者應該具備且公示生產經營許可證以及營業執照。


而“回家吃飯”的廚師們,僅僅需要提供健康證明,擁有獨立的住房和廚房,經過簡單的認證后就可以上崗做菜。正因為門檻太低,平臺上混進了很多渾水摸魚的人,為了賺錢不擇手段,使用廉價食材、以次充好的情況時有發生。


對餐飲業來說,食品安全永遠是第一位的,但恰恰是這最重要的一點“回家吃飯”無法保障。因此“回家吃飯”的風評也不太好,不少人反映在該平臺用餐后出現拉肚子的情況。


所以,“回家吃飯”最后被市場監督管理局禁止運營并不意外。甚至可以說,它能在“無證經營”的情況下堅持這么久,已經很不容易了。




除了法律上行不通,“回家吃飯”在商業邏輯上也有漏洞,最明顯的就是私廚外賣的效率問題。


一般的餐飲店鋪,由于有一套系統的流程,再加上員工經過專業訓練,規模效應使他們能做到快速出餐。騎手到店等個兩三分鐘便能送餐出門。


但家庭廚房的小作坊式生產方式,勢必達不到餐館的高速出餐水準。再加上居民樓遠不如店鋪那樣好找,騎手光是取餐就要耽擱許久,如此一來整體效率就不會太高。


當然,“回家吃飯”可以推廣長期合作的訂餐模式,或者以社區為單位完成“內部消化”。但一定范圍內有私廚外賣需求的人終究是少數,照這種方式難以把企業做大。


總之,“回家吃飯”的私廚外賣模式就像沿著懸崖行走,一個踉蹌就足以使自己落入深淵。




外賣界的滴滴?


曾經,“回家吃飯”被成為“外賣界的滴滴”,因為看上去它和滴滴做了同樣的事:提供一個平臺讓人們自行解決兩大剛需:吃飯和出行。


而如今,滴滴風光依舊,“回家吃飯”卻黯然離。關于他們成敗的原因剖析有很多,我在此提供一個新思路:私人空間和公共空間。


滴滴做的是打車的生意,是車就要上路,而公路,毫無疑問屬于公共空間。公共空間是透明的,且不說目擊者眾,光是攝像頭就無處不在,出了事很容易劃分責任歸屬。


但私廚外賣就不一樣,其中最核心的供給端處于私人空間,而私人空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可能得到有效監管,出了事算誰的真不好說。空間上的不對等造成了信息的不對等,這是“回家吃飯”失敗的根源之一。


因此,不只是外賣行業,任何涉及到私人空間的創業項目都在雷區以內。“回家吃飯”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希望各位創業者能引以為戒,不要落入同一個懸崖。


 
發表評論】【打印新聞】【關閉窗口  
最新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Copyright © 2012-2013 徐州景來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你是第2274768位訪客    建議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瀏覽器     技術支持: 邳州慧網

蘇公網安備 32038202000159號

上证指数年线图